塞维利亚队被收购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是芯片專家,商界精英,還是坑害投資者的大騙子?

瀏覽次數:52105/17/2019  

隨著電子設備操控性的提升和電子科技的發展,觸摸屏技術在手機、平板電腦、PMP、導航儀等電子設備中已獲得廣泛應用。特別是近年來,諸多涉及教育、會議系統的大屏項目還被國家大力推廣,電容屏觸控芯片市場也因此被普遍看好。

市場雖好,門檻卻高。十年前,由于國內集成電路產業與歐美國家相比還有著較大差距,部分國內相關企業投資人開始嘗試通過股份合資、技術引進等手段,來獲取更廣闊的市場發展空間——蘇州瀚瑞微電子有限公司(Pixcir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在成立后的短短數年內,憑借著政府政策的鼎力支持、持續不斷的研發投入和積極的市場開拓,這家公司接連獲得百余項授權研發專利,其產品行銷海內外,年銷售額一度達4000多萬,成為業內舉足輕重的龍頭企業。

可惜,伴隨技術和市場而來的除了滾滾商機,亦不乏鉆營取巧、坑蒙拐騙之輩。其中就有這么一個人,險些讓蘇州瀚瑞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遠道而來,履歷“豐富”的CEO

一切要從蘇州瀚瑞成立之初說起。在芯片產業大發展的背景下,以芯片研發、生產和銷售等業務為主的蘇州瀚瑞微電子有限公司(Pixcir2007年成立,并于2008221日落戶蘇州市高新區科技城,其注冊資本為3371萬。除了持股比例位居前列的深圳瀚泓、無錫高新、深創投等公司機構外,有一個名字也出現在了公司大股東的名單內,并且這個人還被選為蘇州瀚瑞CEO——他就是后來聲名狼藉的瑞士籍臺灣人洪錦維。

說起這位洪錦維,其履歷可謂“豐富”。洪錦維自稱從1989年起就在瑞士飛利浦擔任資深芯片設計項目主持人”。或許是覺得此人在瑞士當地有豐富的“研發人脈”,意在拓展歐洲業務的臺灣義隆集團對他禮待有加,并于2000年至2002年期間授意其設立了“專注芯片研發”的天鈺歐洲公司,后又于2004成立義隆歐洲公司,洪錦維也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當時天鈺的負責人及義隆瑞士分公司的總經理。在外界看來,這本該成為一段“請賢任能”的美談佳話,義隆歐洲在洪錦維的領導下也定能“大展宏圖”。可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該拓展計劃2年后即告失敗,義隆不僅被迫于2006年底關閉瑞士分公司,后來還選擇了與洪錦維對簿公堂!這又是為什么呢?

讓我們來看看雙方對簿公堂的具體緣由:根據2010臺灣新竹地方法院的記錄,義隆方面控訴洪錦維在任職期間涉嫌“背信”及“資產侵占”——他非但沒有及時歸還公司相關的財務資料,還將大量資金從義隆瑞士分公司轉至與其私人利益關系密切的天鈺歐洲公司名下。

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從義隆的角度來看,他們顯然認為洪錦維對義隆瑞士分公司的倒閉還負有其他不可推卸的責任。據悉,洪錦維在義隆瑞士分公司算得上“只手遮天”,不知有多少公司資產被他以“老鼠搬倉”、“移花接木”等套路給侵占了。可惜受司法管轄權等因素制約,義隆發現自己在維權道路上委實有心無力,最終只能“偃旗息鼓”。

另一方面,義隆瑞士分公司雖已倒閉,但中飽私囊的洪錦維卻沒有就此退隱江湖。實際上,他此時手握天鈺及原義隆歐洲研發機構的資源,正準備雄心勃勃地“大干一場”。可芯片研發是個需要燒錢的行當,洪老板的“創業夢想”同樣急需大量資金來支持。于是在2007來到中國大陸,憑借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以及“空手套白狼”的圈錢伎倆,騙取了深圳瀚泓公司的信任,隨后瀚泓與第三方合作成立了蘇州瀚瑞微電子有限公司(Pixcir。當時洪錦維向部分股東借貸了千余萬巨款,并以個人名義作為外資入股蘇州瀚瑞。不過,對這筆巨款的來源,他卻諱莫如深。我們只知道,時至今日依然有債權人在這方面對其追訴不止。


“欣欣向榮”到“舉步維艱”

對于蘇州瀚瑞來說,倒也真是遇上了難得的發展良機。由于蘇州高新區政府當時正準備大力建設科技城,因此在政策方面給予了蘇州瀚瑞以多項優惠措施和補貼,再加上廣闊的市場需求及股東們充足的資金投入,蘇州瀚瑞的企業規模迅速擴大,最終成功打入電容屏觸控芯片市場,在獲得海量產品訂單的同時,也贏得了全球一線廠商的肯定。從2009年起至2012年,蘇州瀚瑞每一年的營業收入都在2000萬元以上,其中2010年更是達到峰值記錄的4445萬元!

那么,面對著這一片大好的市場前景,身為CEO的洪錦維又在做什么呢?在就任之初,洪錦維曾向股東們激情澎湃地描繪過一個美好藍圖。說實話,蘇州瀚瑞待他可謂不薄,在經營權方面給了他極大的自由度。洪大CEO則趁機給自己設定了高達150萬左右的平均年薪(外加每月8000元的特別補貼款),且相關發放程序從未交由董事會審批,并在5年里違規報銷了高達120多萬的差旅費、業務費、按摩費……不止如此,洪錦維還給自己配置了多達8人的“助理團隊”,這些“特別助理”們的工資開銷也全由他一人說了算。當然,要是公司業務蒸蒸日上,企業利潤又豐厚可觀,洪大CEO倒也理應獲得與功勞相符的薪資回報,可事實的真相又如何呢?

實際情況是,經過了洪錦維長達五年的“苦心經營”,蘇州瀚瑞的經營狀況從2011年開始每況愈下,在行業整體形勢良好(同行業公司年收入復合增值率為13.7%)、政府扶持、資金充足的情況下,卻遭遇連年虧損!特別是在2012-2013年期間,每年的虧損額均高達2000萬以上!截止20131231日,公司當年的賬面虧損額已達3347萬元,占蘇州瀚瑞注冊資本的99.28%,不僅現金流瀕臨崩潰,企業也幾乎到了破產邊緣……

看到此處,我們不禁奇怪,身為CEO的洪錦維到底是怎樣把一手好牌“打爛”的?經翻閱多方資料及蘇州瀚瑞的審計報告,人們不難發現其中緣由。


“打爛”的一手好牌

首先在2009年,洪錦維以胞弟洪錦魁的名義成立臺灣瀚瑞,并假冒蘇州瀚瑞關聯公司;后又成立香港Eurmicros GMBH公司,由其自任董事會主席且直接管控。洪錦維毫不顧忌董事會明文規定的“非關聯公司重大業務往來必須經董事會同意”等章程,以7折的低價向兩家公司虛假銷售了500多萬顆芯片,其市值高達人民幣3200多萬。而蘇州瀚瑞實際收到的貨款是多少呢?只有區區250多萬美金……即使按照7折價來算,這兩家公司仍欠蘇州瀚瑞130多萬美金的貨款。為了掩人耳目,洪錦維在港臺和境外以離岸公司的形式將大量不法所得進行轉賬操作,隨后又悄悄把臺灣瀚瑞給注銷了。至于這些流入臺灣瀚瑞和香港Eurmicros GMBH公司的芯片最后去向何處,不法所得又落入誰的腰包,自然不言而喻。

到了2013年,洪錦維又煞費苦心地想出了“撈錢”的新花樣。他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在蘇州瀚瑞與其客戶Granite International Limited(均利國際有限公司)以及寧波長宏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三方交易中,用偷梁換柱等手段騙取141萬美金貨款,后匯入其擔任董事長且實際控制的瑞士Eurmicros GMBH公司(其中37.5萬瑞士法郎被轉至洪錦維個人賬戶),借此進一步侵占蘇州瀚瑞的資產,同時導致蘇州瀚瑞與多家客戶產生經濟糾紛,因頻繁被訴而難以自拔。

除了這些明目張膽侵占公司利益的行為,洪錦維在執掌蘇州瀚瑞CEO職位的5年時間里,還造成了多起重大資產采購與處置失誤,并惡意拖欠供應商和用戶款項(截止20138月共欠款達2000多萬元),給蘇州瀚瑞帶來沉重負擔。甚至連理應交付科技城管委會的150萬元辦公場地租金、12萬多元的航空代理機票款和員工3個月的薪資,他都久拖不付。但由于洪錦維城府極深,許多人還是被其爐火純青的演技所蒙蔽。


天價研發費用背后的“專利風波”

平心而論,洪錦維在CEO任上有沒有功勞?多少還算是有的。他具備一定的掮客資本,所帶來的歐洲芯片研發團隊(瑞士瑞芯IC設計公司)也的確為蘇州瀚瑞做出了芯片研發方面的貢獻,但這一切本應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協議基礎之上。根據雙方所簽訂的委托設計合同及董事會決議顯示,蘇州瀚瑞出資委托歐洲研發團隊開發觸控芯片,其所有技術成果歸蘇州瀚瑞享有,洪錦維有責任和義務逐步將歐洲研發團隊在法律意義上納入蘇州瀚瑞的管理之下。在公司成立后,蘇州瀚瑞董事長金樹興個人曾向歐洲研發團隊預支了56個月的薪水和保險。而在2007年至2013年期間,蘇州瀚瑞共累計支付研發費達9000多萬,并換得百余項授權研發專利。

可讓人料想不到的是,“官司”在不久后卻找上門來——控訴方正是與洪錦維“恩怨未了”的臺灣義隆!除了前面提到的針對洪錦維本人的“背信”及“侵占”罪行控訴外,臺灣義隆還以侵犯觸控芯片技術專利為由,在北美及大陸將蘇州瀚瑞告上法庭。雖然后來這幾起案件均以臺灣義隆方面的撤訴而告終,但依舊產生了一筆不菲的律師費用(合計約82.4萬美元外加37.1萬人民幣)。根據洪錦維在2009817日簽署給股東的“技術承諾書”顯示,他本應“使公司(蘇州瀚瑞)在使用相關觸控芯片技術專利時不受任何第三方的知識產權約束,并由洪錦維本人承擔一切因知識產權糾紛而引發的費用支出”。也就是說,這筆巨額的律師費用只能算到洪錦維一個人的頭上。可問題是,我們的洪大CEO真的能信守承諾、對此事負責到底嗎?


備受質疑的“千人計劃人才”

那么,身背官司的洪老板此時在做什么呢?眼看著蘇州瀚瑞在自己的經營下資金周轉不暢了、公司遭遇困境了、官司纏身了,他卻升級成了“千人計劃人才”!原來,在2011年到2012年期間,政府共向蘇州瀚瑞發放了高達216萬多元的財政補貼,其中不乏“千人計劃”這樣的特殊補貼款,而身為技術掮客的洪錦維,既非觸控芯片硬件設計人,也非核心專利原始申請人,本無權擅自處置上述補貼款。但他卻利用自己CEO的職權強行要求公司財務人員將這筆款項劃到其個人賬戶上,在違規私吞補貼款的同時順帶竊取了“千人計劃人才”的頭銜榮譽。讓蘇州瀚瑞倍感郁悶的是,補貼款項中的“雙創引才”本需申領方按稅法上繳額外的所得稅,卻因洪錦維的拖欠隱瞞,致使稅務部門以違反稅法為由處罰了蘇州瀚瑞。蘇州瀚瑞除被迫補交22萬多元的所得稅款之外,還2011年免抵稅額未申報附加稅被罰30萬,由此產生了納稅不良記錄。

當然,歐洲研發團隊是自己的仰仗資源,付給他們的錢總得要從別處補上。于是在2013年,洪錦維擅自改變費用支付方式,將蘇州瀚瑞的產品以低價銷售,來填補公司在研發費用方面的窟窿,這使得公司的經營狀況進一步陷入危機。上述違法違規的操作,勢必會引人懷疑。面對董事會對此的合理質詢,洪錦維無法自圓其說,于是他選擇倒打一耙,開始給市政府寫信。洪錦維在信中指責股東們“不專業”,過度“干預”了自己這位“千人計劃人才”在業務經營方面的自由度,借此來擺脫董事會的監督。


被迫下臺,留下一片狼藉

洪錦維這些令人“窒息”的操作,不僅斷送了蘇州瀚瑞的美好未來,并且使股東、投資人和廣大員工遭到了慘重損失,很多勤勉工作的老員工因此難以熬過2013年的嚴冬,紛紛提出辭呈。

忍無可忍的蘇州瀚瑞董事會最終作出決議,將劣跡敗露的洪錦維趕下了CEO的職位。而洪錦維對此的反應則是揮揮衣袖,將巨額虧損、巨額律師費等責任拋得一干二凈,還順帶竊走了公司核心設計資料和核心算法(即源代碼),并解散了歐洲研發團隊!最終,他留給蘇州瀚瑞股東與投資者的,是滿地雞毛和累累負債,還有與蘇州首長瑞芯微電子有限公司、蘇州固锝電子有限公司、寧波長宏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以及美國尼克松皮博迪律師事務所的四起官司,每起官司的涉案金額均高達數百萬元之巨。居統計,洪錦維任職蘇州瀚瑞CEO期間,實際共造成蘇州瀚瑞33,378,244.02元人民幣的損失,其所造成的潛在經濟損失和企業信譽損失更是難以估量!

更令人切齒的是,洪錦維離職前后還故意破壞了蘇州瀚瑞的產品供應鏈,原有的優質供應商如芯原廠、封裝廠、測試廠等等,都因洪錦維從中作梗,先后選擇中止與蘇州瀚瑞的合作——這幾乎從根本上斷絕了一個高新技術企業的生機,將公司推入絕境!雖然后來蘇州瀚瑞經過艱辛努力,重建了自己的生產研發體系,卻也因此白白錯過了電容屏觸控芯片市場的大好發展機遇。

在洪錦維任職的近六年時間里,到底還有多少無辜者曾被其騙財騙貨并蒙受重大損失呢?恐怕我們永遠都算不清了。


另起爐灶,趕盡殺絕

雖已被罷免了CEO的職位,但此時洪錦維卻還占有著蘇州瀚瑞的股份。不久后,急于另起爐灶的他,在未告知蘇州瀚瑞其他股東的情況下,又違反公司章程約定,私自向他人轉讓所持股份,再一次嚴重侵害了蘇州瀚瑞其他股東的合法權益。

此外,成立于20121031日的南京瀚瑞微電子有限公司,本為蘇州瀚瑞的關聯公司,在成立之初以洪錦維為法人代表。根據2013516日的蘇州瀚瑞董事會決議,南京瀚瑞的所有權益應當由蘇州瀚瑞各股東按比例享有。但在洪錦維被罷免蘇州瀚瑞的相關職務后,從未履行董事會決議所要求的股權轉讓事宜,南京瀚瑞所獲得的100萬元財政補貼款,也未有一分一厘交至蘇州瀚瑞手中。洪錦維反倒一直利用自己南京瀚瑞法人代表的身份,靠著這些年從蘇州瀚瑞所竊取的不義之財,自行或通過其中間人投資成立了數家關聯公司(如沈陽馬特洪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蘇州千鋰馬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廣西森羅科技有限公司、福建工大云技術有限公司、南京智勝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等),并將本屬蘇州瀚瑞的技術資料擅自賣給多家觸控芯片廠商,以獲取更多利益。至于哪些公司是他獨資控股,哪些公司是他的代理人在操盤,這至今都是一筆糊涂賬。

洪錦維上述行徑的主要目的當然是繼續“謀財撈金”,而除此之外,他更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希望蘇州瀚瑞能趁早“倒閉”,這樣他才能掩蓋掉自己不光彩的“黑歷史”,以逃避法律制裁。為此,洪錦維不惜采取了多種不正當競爭的手段,非要將蘇州瀚瑞“置于死地”。

幾年來,洪錦維一方面頻繁在業界和客戶中散布有關蘇州瀚瑞的負面消息,極力抹黑其形象;另一方面又授意自己的關聯公司售賣同類芯片產品,借此擠占蘇州瀚瑞的市場份額——其中部分售出的芯片更是洪錦維任職CEO期間從蘇州瀚瑞處變相侵占而得的贓物,數量約有520多萬顆!當這部分芯片賣完后,他又施展手段,將自己包裝成臺灣矽統科技有限公司(SIS)在大陸的特權代理人,繼續通過惡意傾銷同類芯片產品來持續打壓蘇州瀚瑞。由于洪錦維一系公司所售產品的技術大多源自蘇州瀚瑞,且在銷售時無需均攤研發成本,因此他們可以肆意妄為地采取壓價傾銷策略,給蘇州瀚瑞的生存發展造成嚴重影響。

這些記錄中可以看出,對臺灣義隆及蘇州瀚瑞這兩位老東家,洪錦維都沒有絲毫情面。他采取老鼠搬倉偷梁換柱、金蟬脫殼等套路,不擇手段為自己謀取利。其伎倆之狠辣,心機之深沉,實在讓人嘆為觀止。


下一個受害者,又會是誰?

時至今日,我們的洪老板又搖身一變,成為了“商界精英”、“知名企業家”以及福建工程學院的特聘教授”,他甚至還花了5000美金,專門給自己買了一個碩士學位來充門面,以免讓人看穿自己不學無術的真面目。演戲的至高境界就是演著演著,連自己信了。如今的洪錦維仍舊在芯片和資本市場上“左右逢源”,他頂著“雙創人才”、“千人計劃人才”等名號,在媒體上大肆談論芯片技術創新和市場拓展等話題,儼然一副指點江山的行業領軍者姿態。只有你不敢想的,沒有他不敢吹的。不知道在洪錦維巧舌如簧的表演之下,又會有多少投資者落入其陷阱,最終付出慘痛代價……

我們只能提醒廣大業內人士,請擦亮你們的眼睛,牢牢記住“洪錦維”這個名字,多去了解一下他的所作所為——要知道“江湖險惡,人心難測,不得不防”!

CopyRight ? 2019 -  蘇州瀚瑞微電子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

電話:0512-69213506      傳真:+86-512-66801134

蘇ICP備12033595號-1   

塞维利亚队被收购 福建时时11选5 pk10下期预测 最新款抢庄牛牛棋牌 内蒙古时时开奖视频 足球直播室 时时彩大小单双保本打法 龙虎刷流水公式图片 五分彩倍投 菠菜源码直接运营 金多宝 彩票计划软件吉林快三 快3大小单双技巧软件